陸OTT電視商機處處 各界覬覦


陸OTT電視商機處處 各界覬覦

旺報【尤文奎】
「OTT」成為2012年中國大陸廣電和視頻行業的最熱關鍵字,其熱度超過了以往任何一個行業關鍵字。這到底是為什麼?
OTT是Over-The-Top的縮寫,指非經由電信業者的封閉式環境,而是透過網際網路將數位影音內容傳送到收視者設備的一種服務,如美國知名的Netflix,Hulu等。中國的OTT正肆無忌憚地侵蝕傳統電視的領地。有線電視運營商有苦難言,悲觀失望。也正式宣告數位娛樂的新年代來臨。
大陸用戶快速增長
想要了解OTT,必須先了解IPTV(網路電視)的發展史,隨著網路與視頻業務的進一步滲透融合,IPTV將得到快速的發展。目前中國IPTV用戶數接近300萬戶,其中上海IPTV用戶突破百萬,成為全球第一個IPTV用戶超過百萬的城市,而江蘇、廣東地區也成長速度驚人。
當前,中國實現通信網與廣電網的融合主要有兩條途徑:一是以數位電視為切入點,立足於現有的廣電網,通過網路的雙向化改造和數位化改造來實現;二是以IPTV為突破口,立足於通信網,提供TriplePlay業務。從中國的實際來看,IPTV提供了一條最為高效的走向數位匯流的道路。
據DigitalTVResearch 2011年10月出爐研究報告預測,中國OTT收入將從2010年的5000萬美元增長到2016年的13.8億美元,收入增長27倍,互聯網電視用戶數也將過億。數據表明,電視終端以其占據客廳和臥室的家庭娛樂核心地位,正成為行業發展中的新藍海。
相比之下,雖然美國的OTT TV視頻新媒體高速發展,Netflix的用戶量到今年第3季已經近3000萬,遠超美國最大的有線網路運營商Comcast的2400萬用戶,且OTT TV使用者呈快速上升狀態,而所有有線網路公司的電視使用者幾年來一直處於緩慢而穩定的下降狀態。使用者量的升降曲線展現出非常明顯的此消彼長的態勢。
和美國相比,中國視頻行業的情況是冷暖自知。大陸視頻行業處處存在OTT的發展機會,OTT火爆也在情理之中。
廣電部門嚴加管制
率先開啟OTT商機的是各種山寨機上盒,可以聯網下載盜版電影在電視機上觀看,顯然,違法的產品上不了檯面。隨後利潤微薄的電視機廠商發現了OTT的機會,製造銷售互聯網電視一體機,同時為使用者提供內容服務,不但增加電視機的利潤,更是探索了未來的硬體加內容的服務模式。然而,廣電總局叫停了可以自由聯網的互聯網電視機,電視機廠商在OTT上鎩羽而歸。
接下來覬覦OTT機遇的是視頻網站。在巨額頻寬費用和版權費用的壓力下,視頻網站是個燒錢的無底洞,處在跑馬圈地的蠻荒時代。電腦螢幕上的廣告價值雖然翻倍增長,但是還遠遠不能和電視廣告相提並論。
而且,一旦能將視頻網站的內容搬上電視機,發展付費用戶,將有機會成為新的付費電視運營商,前景無比美妙。視頻網站開始準備OTT平台,準備OTT機上盒,開拓電視機螢幕。不出意料,率先出頭的樂視網和PPTV遭到廣電主管部門的迎頭痛擊,被責令關閉OTT平台,停止宣傳、銷售OTT機上盒的行為。
7家廠商拿到牌照
堵不如疏,廣電主管部門已開始規範化管理OTT,先後下發數個檔,基本建立了嚴格市場准入制的OTT監管體制,給CNTV、BesTV、Wasu、SMC、CIBN、MangoTV、CNR共7家大型廣電機構頒發了OTT TV集成牌照,只有這7個牌照持有者才可以運營OTT TV。
7家牌照商立志進軍OTT市場,2012年牌照商合縱連橫,廣結善緣,和電視一體機終端、OTT機上盒終端、電信運營商、有線網路運營商、產業鏈相關方開展各種合作,大力拓展OTT TV市場。
然而,監管體制無法決定生產力,OTT機上盒在巨大市場面前無法抵抗誘惑,要麼和牌照商合作出合法的盒子,要麼走地下市場,要麼走出口路線,要麼利用新技術打擦邊球,製造出四不像的融合產品以擺脫監管。OTT機上盒進軍OTT,他們有著最靈敏的市場嗅覺、行動力創新能力,活力無限。
相關業者磨刀霍霍
被行業政策擊退的電視機廠商自然不願意就此退出OTT,他們一面和OTT牌照商合作生產互聯網電視一體機,一面生產智慧電視機,和監管政策玩躲貓貓的遊戲。
同樣在政策面前卻步的視頻網站也開始尋求新的路徑,和OTT牌照商合作,以合作之名行租牌照之實,繼續推廣自己的OTT TV平台和OTT機上盒。另一種途徑是成為OTT牌照商的內容CP,按收看比例獲取分成收入。更多的是視頻網站暫時放棄了電視機螢幕,繼續深耕電腦螢幕,發力脫離監管的PAD和智慧手機螢幕,並等待技術和行業發展衝破OTT政策的限制。
大陸的OTT無一不在肆無忌憚地侵蝕傳統電視的領地。有線電視運營商有苦難言,眼下活得很好的電視台更是沒有動力去應對OTT帶來的挑戰。如果沒有政策限制OTT,電視台和有線網路更加無法抵抗OTT的進攻。這就是為什麼大陸的OTT如此火熱的原因。
(本文作者是首屆中國OTT TV峰會主持人)